他起初是一位人体艺术摄影家,他拍的静物就像人体一样有生命和美感,他用一生追求摄影的光彩,照亮了现代摄影之路,他就是美国最有创作力和影响力的摄影家之一Edward。

Edward是摄影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天才,他从最初的人体艺术摄影转变为静物摄影大师,他的镜头所到之处展现的是一种性感的画面,让人不自觉被吸引。

《凯莉丝的裸体》

《凯莉丝的裸体》它曾被数以百计的报刊转载过,堪称为人体摄影艺术的经典之作。


《青椒.30号》

《青椒.30号》曾拍出117万美元(价值800多万)的高价

所谓镜由心生,他镜头下的静物好像充满了生命,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广阔的感觉,而观众就像昆虫一样渺小。


《壳牌》


而他拍摄的人物与各种扭捏形象的静物一样充满着微妙的曲线和渐层色,组成神秘又具有生命力的构图,在镜头下呈现出夺人心魄的舒适与唯美,让人沉醉其中。

《裸体.1927》

Edward1886年出生于美国芝加哥附近的一个家境不太富有的家庭,他第一次接触摄影是父亲给他寄了一台柯达相机。他拿到人生当中第一个相机后很兴奋,来到了华盛顿公园里拍照。当第一张照片刚冲印出来时,他简单激动得浑身颤抖,可是没过几天,等他心情平静下来时,却发现照片并不够完美。

从此他爱上摄影一发不可收拾,他不断地打磨摄影技术,当初那台柯达相机已不能满足他的要求,但是他的家境并不富裕,于是还在上学的他作了一个惊人决定,每天步行十公里去上学,把省下的车费用来购置相机。终于在存够了11美元后,他如愿以偿地购入了一台配有脚架和滤光镜的5X7英寸的二手大画幅相机。后来Edward因为太爱摄影,没有完成自己的学业就离校独自谋生了,他先后找了很多份工作,但始终没有放弃摄像练习。

1908年,Edward进入伊利诺斯州大学学习摄影,用六个月的时间完成了整整一年的课程,这是他一生唯一一次接受正规的摄影教育。

大学学业完成后,他来到洛杉矶成了一名人像摄影师,在这里他充分展现了惊人的摄影方面的天赋。

之后,Edward在小城Tropico开设了一家摄影工作室,他戏称为“小工作室”,他的妹妹问他为什么要在Tropico,而不是在洛杉矶附近的大都市,他回答道:“我要让别人知道我的名字,这无关我所在的地方。”

Edward最开始接触的摄影叫“画意摄影”,在“小工作室”里他运用柔焦的手法拍摄了很多唯美的人像照片。

很快,这些唯美优雅的作品让他很快得到了认可,他拍摄的作品也因此被刊登在《photo-Era》、《American Photography》之类的专业杂志上,甚至开始频频出现在全国摄影比赛中获奖。

面对这些成功的赞誉,他并没有感到满足,越来越多的唯美作品让他感到无聊和厌倦,他不喜欢机械的模仿绘画,希望能从新的艺术表达方式中寻找到灵感。随着时间推移,他开始从立体艺术中探索到了适合自己的新的拍摄方式,并开始压缩空间来强调事物的几何抽象形式和细节。

为了更好的提高摄影艺术,他不久之后便来到了纽约,在那里他见到了美国著名摄影师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乔治亚.欧姬芙夫妇及其他美国艺术家,他们给予了他巨大的帮助。

后来Edward在日记中说:“两小时的会面,对准了我一生的焦点。”Edward也会从绘画作品中寻找灵感,他也慢慢明确了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摄影风格,不再拘泥于对美感的追求,而是将心灵感受直接带入到创作中。

在此后十余年间,他陆续创作了《鹦鹉螺》、《白菜》、《裸体》等经典作品。他的黑白作品影调十分丰富,意境深邃,堪称20世纪视觉艺术典范。

他的作品有种混然天成的宁静,仿佛时间静止,被瞬间定格为永恒,唤起人们对原始的景仰。看到他的作品那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有的只是对生命无限尊重,对自然的深深敬仰。

1927-1936这十年是Edward艺术成就的黄金期,他说:“我不是专门去物色那些不寻常的题材,而是要将寻常的题材变成不寻常的作品。”比如他拍的青椒,乍一看是青椒,再仔细看,却又像是人体。他拍的枯木,乍一看是光秃秃的残株,仔细看,却又像烈焰冲天。他拍的裸体,乍一看是一个个特别的形状和线条,仔细一看,却是女性曼妙的身体部位,是万物的韵律和节奏。

在拍摄这些人体和静物时,Edward的创作态度会极其认真细致,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瓜果,他也能拍上一个星期。



精妙的雕塑般的光线,力量强度以及柔韧之美,是他作品最显著的特征。光影让这些作品像艺术品一样闪闪发光,这其中就有不可思议的精神内在力量。

著名摄影家安塞尔.亚当斯曾这样评价Edward:"Edward是现代为数不多的几个最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之一。他再现了大自然的本来面目,表现出了造化的力量,他以意味深长的形象刻画出了世上最基本的和谐统一。”在他的摄影理念中,摄影不止是一门技术,而上升成了艺术领域中的一个门类。他对现代摄影,甚至是当现摄影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Edward的生命中,唯有摄影艺术才是最绚丽的那束光,他用一生追求这束光,照亮了摄影之路。